快捷搜索:

去电影化,张元的电影只截取了小说中方枪枪小

2019-10-11 00:30 来源:未知

如果没有记错,是在2000年的夏天看的王朔的书《看上去很美》。那时候还是贝塔斯曼会员,所以对于新出的有意思的书决不会错过,于此的代价就是也买了很多当时所谓的畅销书,若干年后回望会觉得并无意义。而王朔的书不会。
我很庆幸我是先看了书,然后若干年后再看电影的。我不喜欢张元对《看》的电影化。
bob体育下载,我想说:有些人的东西还是“去电影化”比较好~(哈!居然发明了一个新词。)
 
大人写孩子是主角的东西,并不容易,相反,很难。这也是为什么我会佩服曹文轩。
你要写得有逻辑——孩子的逻辑,但同时成人们能看得懂,并且认可;你又要写得有意思——是原汁原味那个年龄的天真和执着,能感动早已不是孩子、自认看透红尘的成人们。
最怕写点孩子就能看出不一样的早熟,比如安妮宝贝。她笔下的孩童时代是自我的、落寞的、孤寂的,明明是过早就在爱里了受伤了,不现实,没有共鸣,只有矫情伪饰。(当然,不否认她别的。)
 
当年看书的时候,我是有私心的。把方枪枪当我爸了,想象老爸在外国人办的幼儿园里淘气的样子。张元把高干子弟的背景淡化了,但这在王朔的书里是不容忽视的。时代大背景其实给了原著丰富的讽刺。在那个时候,有条件在住宿制幼儿园里呆着的小朋友都是很有来头的,他们会有不一样的心态和表现,这是基本假设,影片里时常出现在画面里的古红色高墙就是家庭地位的象征,但张元仅仅让它们停留在红色高墙而已,失却了隐喻和情节的关联。海报上的红色高墙,让我很容易就联想到了《阳光灿烂的日子》,也是王朔小说的电影化,海报里一样有一堵皇城根标志性的高墙,时代背景的处理姜文似乎做得更到位一些。那堵高墙也在阳光下泛着金色的光。
 
如果,寂静这么多年的王朔愿意开口,他应该会说:他的小说是写给大人看的。
所以,当某一日在媒体听他们把张元的电影叫做儿童电影,并在那里大肆鼓动家长们一定带孩子一同观看时,我突然预感到,如果有严肃如崔永元大哥一般的父亲,拉着孩子的手从影院出来的时候该是会暗暗咒骂张元和王朔吧!他手里牵着的孩子一定满脸惶恐狐疑,等着爸爸给他最好的解释。
请几十个孩子一起拍的电影就一定是儿童电影吗?现在记者们只会做最简单的逻辑运算了吗?
 
孩子的戏,就情节而言是很容易拍得有意思的。
可是,为什么我们不会幽默了?更不会黑色幽默了?那么,自嘲呢,连自嘲也不会了吗?
 
撇开这些张和王的区别,我们说说情节吧。
张元给方枪枪埋伏了一个message:他从入园时一个对这里的竞争机制木讷的孩子,慢慢地发现自己不愿去做会让老师称赞的事,同时又无法避免不做让老师不高兴的事(比如尿床),后来演变成专门做破坏性的事,让老师对其失去希望,和乌合之众打成一片,到最后的逃遁。
我忘了原著是不是有同样的线索。我想说,这是一个不甘平庸的孩子两条出路中的一条。换句话说,每一个聪敏的孩子有50%可能性走上这条路。王朔他老人家不就这样了吗?方枪枪在幼儿园里的短短几年,就是很多人一生的缩写。而方枪枪和幼儿园和老师和他喜欢的女同学的关系,就是他长大后、很多人长大后和社会和前人和爱人之间的关系。

   前一阵子看了本雅明写的《摄影小史》,对一个观点起了兴趣。本雅明说最初的一些人物肖像摄影是极具灵性的,因为那时的摄影曝光时间长,需要人物一动不动地立在照相机前很久,于是,在这一段时间内的人物细微神态变化都摄入了画面,这使得画面极具灵性,且很久之后,人们都能从这些照片中得到丰富的感受。
    我想也是这样,如今的摄影术曝光时间可以缩短到几千分之一秒,但很多时候出来的照片人物神态都颇显呆滞。我这才明白人物的呆滞不是因为现今生活的无趣,而是生活节奏快到照相业之成为了一种形式。
    于是我想电影应该是最生动的,虽然电影每一格胶片的曝光时间并不长,但电影却是用光影连续不断的将人物或是物体纪录下来,它摄入的人物灵性也应当是不少的。但想来并非是这样,因为大多数电影并不是生动的。而且,电影与照相毕竟是不同的。
    《看上去很美》有生动的地方,因为小孩子本身很可爱,也惹人笑。但张元的导演手法这次显得很不生动。说是改编王朔的小说,但电影看完以后,我觉得这只是原来小说的一只脚或一只胳膊。黑格尔说过,离开了身体的手,便不成为手,那么这部电影只是借了王朔小说的几个情节,拼凑起幼儿园的生活图景。它只是张元的幼儿园记事,而不是王朔的小说《看上去很美》。所以,这部电影看上去就像离开了身体的手,看上去并不很美。
    改编是一项艰巨而繁杂的工程,特别是将文字改编成影像,两种符号系统的转换难度不亚于破解军事代码。王朔的小说《看上去很美》是一部争议之作,也是王朔力求变化的作品。从小说一开始就可以看出,王朔在努力改变他以前文风中的的“痞气”,但这个努力没有能坚持住,在小说主人公方枪枪离开幼儿园到了小学之后,王朔曾经的“痞气”又终于憋不住而展现了出来,仿佛憋足了的一个屁终于释放出来,而且放得比较淋漓。张元的电影只截取了小说中方枪枪小朋友上幼儿园中的几个段落,讲述了方枪枪小朋友与其他小朋友的冲突,与李老师唐老师的冲突,以及展示了幼儿园的生活图画。电影的内容基本上就这些,而且背景模糊,张元自己好像也说过这部电影不关乎政治。但是,离开了特殊年代的政治背景,这部电影便完全与王朔的小说没了关系。所以,这次改编是一次“伪”改编,或称炒作。但张元拿这个片子去柏林电影节放,我相信他还是怀着一丝政治希望的。
    王朔的原著小说内容比较丰富,使对他自己童年的一种模糊记忆。他用一种奇妙的手法来描述童年时的心理过程,用一种近乎精神分裂的叙述来描写方枪枪和方枪枪头脑中的“另一个我”。这“另一个我”仿佛藏在方枪枪身体里,实际上就是王朔借了方枪枪的躯壳来表达自己对那个特殊时代的看法。张元的电影也借了这幅躯壳,但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张元空洞的描述完方枪枪的幼儿园生活,也就完了。王朔将幼儿园的阿姨比作妖怪,将幼儿园的环境描述的极其憋闷与恐怖,显然是对时代气息的折射。张元在电影中也拍了将李阿姨当作妖怪的情节,原书中的意味完全不见,只剩下大人眼光中虚伪的童真童趣。总之我看来,这次的改编像个干瘪的桔子。电影看完,笑了几次,再回忆起王朔的小说,真不知这部电影的意义何在了。但意义问题不是轻易可以讨论的,所以我还是觉得它有意义,只是暂时没有找到。小演员们的表演至少是很可爱的。
    张元之前改王小波的《东宫西宫》改的还有些神韵的,暧昧优柔的味道把握得很好,将那种人物心理的变化用画面表现得很有力。那部电影可以见出他的导演功力。经过《绿茶》的不知所云,难道真的就只能不知所云了?
    最后想说一下,这部电影的定位很有问题。小孩肯定不会爱看,我相信孩子们会认为《哈里·波特》比这部电影好看,因为看哈里·波特不用寻找或者分析影片的意义。成人们肯定也不爱看,因为把王朔小说的精神完全丢了,这部电影很难看出深意。所以只能是又一部仿佛艺术的艺术片,留给对中国电影尚存希望的一些影迷们看,并将希望之灯火再掐灭一点点。
灰土豆评价:★★☆

看上去不是很美
根据王朔的同名小说改编的,对王朔的最初印象也是来自一部电影,那就是姜文执导,夏雨主演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那是一部好电影,看时让人惊情澎湃,津津有味,看完时恋恋不舍、若有所失。《阳光灿烂的日子》也是根据王朔的小说改编的,小说叫《动物凶猛》。那电影给人的感觉就像少男初次遗精时的感受,惊奇、羞愧、紧张、恐惧、兴奋、舒畅各种感觉参杂不清,让人难以忘怀。但对王朔也就只记住一名儿。后来,对王朔的印象却越来越差,首先便是他炮轰我十分崇敬的金庸老爷子,我也捏着鼻子把他数落金老爷子的话看了个大概其,感觉就像或者本来就是一过气作家怨妇般地絮叨,或者是一个曾经的红人耐不住寂寞地自我炒作,说得基本不靠谱,近乎泼妇骂街,而且在开骂前处心积虑地给自己安了个无知者的帽子(那书好像叫《无知者无畏》),狡猾地躲过了开骂后肯定会招致的无数板砖横拍。你想啊,他都自承是个无知的人了,这会少多少自以为是者与之自掉身价地较劲矫情啊!之后似乎又传出他与某女星的缠绵情事,这更令我无法容忍,那女星在我心中有着崇高的地位,我一直认定这一定是无稽之谈,娱乐圈中捕风捉影的小道谣言,但无论如何,王朔同志在我心中的印象还是不可避免地坏了下去。
本片又是一部根据王朔的小说改编的电影,在听说张元导了这么一部影片之后,由于对这个题材很感兴趣,便在看电影之前就找来了王朔的原著读了读。一读之下,令我大惊失色,这是一部极其有意思的小说,可读性极强,属于那种妙趣横生、引人入胜的作品。好在我对王朔的文学能力早有耳闻,也曾略有领教,所以才没有让他在我心中的印象来个反败为胜,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不过我对他的印象是好是坏,并不影响我对他的作品的欣赏,他之前的所作所为是否关乎人品我也不在意,反正我也不以他作为我的人生榜样。不过他的这部小说写得很好,的确是实话,所以我读过小说后,对张元的电影十分期待。
电影的一个卖点就是张元找来了一个长相十分酷似王朔的小男孩来出演主角方枪枪,据说这也是因为王朔的《看上去很美》是有自传性质的。小说描写的是小男孩方枪枪与幼儿园、小学校中等诸多现实进行顽强而又毫无意义的对抗的故事。初看电影时,的确觉得这个小孩很像个小王朔,不过随着影片情节的发展,越往下看我越觉得这个小王朔感觉更像小张元。小说被改编得七零八落、面目全非、莫名其妙。小说中有趣而引人的情节被改得似是而非、尽失原味,给我的感觉这电影更像是张元根据王朔的原著而创作的同人作品,除了偶尔隐现的小说中的影子外,我几乎看不出这部影片与原著的关系。那个虎头虎脑的方枪枪感觉就像是被从一个环境中抽离出来送到另一个似是而非的环境中表演,显得别扭抑或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总之,改编得很失败,不知这是王朔的自传,还是张元的自传。也不知这么做,王朔会有何意见。影片中充满了许多莫名其妙的情节,让人摸不着头脑,影片也拍零乱而无序,许多地方缺乏连贯性,跳跃得让人晕头转向,我就很快失去了看下去的兴趣与耐心,不知没看过原著的观众是否能看得明白,里面的隐喻是否太晦涩呢?再有,影片的类型似乎是喜剧/剧情类,可我怎么看出了不少的恐怖味道,尤其是夜间的幼儿园充满了阴郁诡异而恐怖的氛围,幼儿园老师突然长出尾巴已够惊悚,甚至还有那一幕,幼儿园李阿姨在夜晚睡着睡着突然睁开双眼,真是不输于恐怖片,令我毛骨悚然。总之,原著的味道完全没有被电影体现出来。真不知王朔为何会同意张元这般改编他的作品,是不是由于长久不曝光,有些耐不住寂寞,饥不择食,有点急功近利了。
看上去很美的原著,看起来不是很美的电影。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bob体育下载发布于娱乐头条,转载请注明出处:去电影化,张元的电影只截取了小说中方枪枪小